為什么山東是黃河文明的集大成者?
                      2021年06月04日 11:42 來源:山東頭條news

                        以下文章來源于小榮說 ,作者岑梅玲子

                        編者按

                        6月3日至4日,“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黃河文化旅游帶”——黃河文化旅游帶建設推進活動在山東齊河舉辦,沿黃九省區聚首齊魯,共同商討“幸福黃河”的發展藍圖。作為一項由文旅部、國家發改委牽頭主辦的高規格會議,為何會落地山東?

                        由中國旅游產業改革發展咨詢委員會委員孫小榮成立的工作室,專門撰寫中國旅游領域的深度觀察文章。近日,由該工作室執行主編岑梅玲子寫的一篇《黃河從這里入海:為什么山東是黃河文明的集大成者?》文章,受到業界關注。山東頭條news經授權,轉載該文章如下。

                        黃河是中華文明的中軸線,其縱橫蜿蜒于中華大地的姿態,頗似一條騰飛的巨龍,從古至今都是中華民族的圖騰。正因有黃河的孕育和維系,中國文明的大一統格局,是以黃河為中心的地理空間和文化空間的拓展。如果放大視野來看,黃河文明乃是東亞文明的肇始之地。

                        但是,黃河是一條桀驁不馴的河流,時而溫順,時而暴烈,既以肆意漫延的姿態孕育出人類賴以耕種生存的峽谷綠洲、平原沃土,也以其任性的唐突給兩岸的人類帶來深沉的災難。從大禹治水到新中國成立后的綜合治理,正是在人與河的互動過程中,締造出了偉大的“黃河精神”和“民族精神”。

                        因此,毛澤東主席曾說,“可以藐視一切,但是不能藐視黃河。藐視黃河,就是藐視我們這個民族!”中國的民族精神,正是在人與自然的博弈中,迸發出的道法自然、和諧共生的智慧。

                        黃河之不馴,在于中下游。在河南境內擺脫峽谷束縛的黃河,猶如巨龍擺尾,肆意流淌,沖擊出廣袤的華北平原,并在人與河的搏斗中,形成神奇的地上懸河。在地處下游的山東,以泰山山脈為分水嶺,時而向南流奪淮河入海,時而向北流奪海河入海,將山東沖擊出一個巨大的扇面,締造出人杰地靈、物產豐饒的齊魯大地。最終,黃河在新中國成立后的一系列水利灌溉工程的調度下,像一個溫順的智者,從東營奔流到海不復返。

                      黃河入?陲L光。侯賀良 攝

                        如今,我們有理由相信習總書記“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的宣言,隨著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成為國家戰略,沿黃九省區都在積極謀劃“幸福黃河”的發展路徑。人與河的關系,從“生存空間”的爭奪轉向“生活空間”的營造,沿黃兩岸的城市從曾經的“黃河漫城”轉向“生活慢城”的詩意之地,一副嶄新的時代畫卷,正在徐徐展開。

                        地處下游“扇面”腹地的山東,將以“地處黃河下游,工作力爭上游”的新儒家風范,自覺承擔起保護和傳承弘揚黃河文化的歷史使命,主動服務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大局,構筑起河山相守、河海相通、河湖相生、河泉相涌、河花相映、河運相匯、河魂相照的“七星拱月”格局,在齊魯大地奏響新時代的“黃河大合唱”。

                        黃河在山東激蕩出什么?

                        黃河山東段全長628公里,流域面積1.83萬平方公里,直接滋養菏澤、濟寧、泰安、聊城、濟南、德州、濱州、淄博、東營九地市,惠澤兩岸。地處黃河故道魯西南的棗莊及微山湖區域,濰坊北部的青州、壽光也在泛黃河流域。

                        黃河泥沙俱下,不僅把中上游的水源和泥沙帶給下游的山東,還把中上游的智慧結晶、文化氣度沉淀在山東。正因如此,山東成為黃河流域生態及文化資源的富集區,是黃河文明的集大成者。黃河文明在這片扇形流域書寫和渲染出來一個大河民族的龍脈與圖騰。

                        章丘城子崖龍山文化遺址是東方人類發展史的鮮明地標;泰山與黃河一脈相承的文化基因激蕩出“家天下”“和為貴”的儒家思想;與古老的梁山水泊相比,東平湖從歷史遺存水域轉變成平原特大水庫,提供了黃河水利工程的制高點,也為京杭大運河與黃河交集提供了天造地設的水上樞紐……一條奔流入海的大河,在即將完成她的使命之地,把最后的溫柔與睿智,留在了山東。

                      東平湖掠影。亓勇 攝

                        黃河決定了山東的生態景觀格局。在打造黃河流域生態建設先行區,高標準推進黃河千里生態廊道建設的謀劃過程中,山東集中開展93個生態項目,通過生態修復,植被保護和淤地建設維護著黃河的健康生命,又巧妙地轉化為改善當地生態環境和生產生活的優勢條件。

                        用黃河資源帶出最大的公共性,形成最兼容并蓄的控制力,是山東沿黃城市群普遍的設計標準。黃河的開放性、包容性、景觀性,為自然與人的互動,提供了共生的生態空間、文化空間、休閑空間,“黃河資源公共化”是山東營造幸福黃河地域空間尺度的長遠謀劃。

                        無疑,對于一條生態、文化河流的發展而言,文旅產業是推動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先導產業。而旨在促進文旅產業高質量發展的“全域旅游”理念及其實踐,將與黃河文化精品旅游帶高質量發展,構成山東建設“文旅強省”的未來藍圖。 

                        河山相守:構筑儒家文化軸線

                        黃河和泰山,一柔一剛刻畫著齊魯文化之道,能文能武守護著民族文明之魂。從時間維度看,泰山承載的文化脈絡源遠流長,距今5000多年的大汶口所代表的龍山文化拉開泰山的文化空間架勢;從物質載體看,作為歷史文化名山,泰山封禪被多次記錄史冊,據此誕生了宗教層面、民俗層面等多維度的傳統文化。

                        黃河、孔子、泰山在齊魯大地匯聚,構建起中國文化精神內核“儒家思想”,以“山盟”“河誓”“敬賢”等“大一統”儀式,奠定中國哲學思想、治國智慧、價值理念和道德規范,形成中國文明的精神力量,延續數千年,成就了中國作為世界文明古國的殊榮。依托“黃河、泰山、孔子”的中華文化物質遺存,串聯濟南、泰安、曲阜3座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形成儒家文化軸線空間。

                      “五岳獨尊”刻石,為泰山標志性景觀題刻。王德全 攝

                        河海相通:構建海陸格局

                        一條大河也疏通了山東半島內陸地區的出海通道,與濱海港口東營相連,構建起海陸交融的發展格局。

                        改革開放為東營帶來了建市的榮耀與決策黃河三角洲開發的寶貴禮物。然而,黃河口生態環境破壞讓政府認識到,無法割裂的黃河聯系是人類命運的共同記憶。

                        通過綜合修復生態系統,改善生態濕地環境,如今,黃河三角洲成為東方白鸛全球最大繁殖地,黑嘴鷗全球第二大繁殖地,白鶴全球第二大越冬地,成為全球候鳥遷徙的重要棲息地,保護生物多樣性的天然基因庫!耙屇赣H河在入?谡宫F一幅美麗畫卷”,是東營滿懷憧憬打造‘黃河入!幕糜文康牡氐哪繕诵拍,而東營還在布局更大文章,“借河出!毕蚴澜缰v述黃河故事。

                        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以黃河口新生濕地生態系統和珍稀瀕危鳥類為主要保護對象!∥簴| 攝

                        河湖相生:濕地改造樣本

                        黃河安瀾,在拐過第九道彎——安瀾灣后,一條從容的大河即將迎來最終的宿命,即東流入海。在黃河頻繁改道的過程中,高青作為東線黃河的主流,留下了原生態的濕地、湖泊、河流,展示著黃河故道獨特的風景。

                        天鵝湖國際溫泉慢城是黃河濕地生態修復的代表案例。從寸草不生的鹽堿地到完成綠化面積200萬平方米,從無樹可依、無鳥可鳴,到林木百余種三萬株,百鳥棲息,黃河灘變為綠絲帶。

                        在保護生態空間的底板上附著主題農莊、特色民宿、農業物產等特色產業,以濕地慢城項目帶動綜合發展,以黃河大米、高青西瓜、高青黑牛、高青西紅柿“五彩農業”為代表的國家地理標志品牌,枕著黃河的臂彎的蓑衣樊村打造水鄉聚落,實現民生富足的幸福鄉村建設。

                        天鵝湖只是“河湖相生”的一個典型斷面。齊河安德湖、章丘白云湖、東平東平湖、濟南大明湖,以及泛黃流域的濟寧微山湖、太白湖等,皆以成為生態濕地改造的樣本,城市休閑空間和“城市之肺”。它們就像一顆顆晶瑩的明珠,分布在山東黃河流域,呈現出“以黃帶綠”的生態之樹。

                      高青縣文旅局供圖

                        河泉相涌:泉城獨領風騷

                        從“涌泉”到“擁河”,泉城濟南擺脫發展空間限制,邁向黃河時代!蛾P于加快省會經濟圈一體化發展的指導意見》確定了濟南、淄博、泰安、聊城、德州、濱州、東營等七市一體化發展,高水平建設現代化省會經濟圈,打造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示范區、全國動能轉換區域傳導引領區、世界文明交流互鑒新高地。

                        濟南市政府進一步明確省會經濟圈中心城市功能為在區域有影響、有作為的和體現黃河流域高質量發展和山東半島城市群的功能性的城市平臺,打造成為“黃河國家戰略”的龍頭城市。

                        歷下區集中打造以“山泉河湖城”為主題的濟南 CBD 文化綜合體,全面推動老濟南古城蝶變成多層次、立體化、沉浸式的國際一流旅游目的地;章丘以文旅共生共融理念,保護開發洛莊漢王陵遺址公園、龍山文化博物館、七星臺齊長城等歷史遺址和朱家峪、三澗溪等歷史文化名村。打造“山泉河湖城”五大片區,改變原來布局散、規模小的旅游發展局面,實現章丘旅游發展的蝶變。

                        與濟南隔黃河相望的齊河,堅守“藍綠空間70%以上、建設空間不超30%”的原則,建設優化15000畝黃河水鄉濕地,投資20億元實施生態城景觀提升工程,綠化總面積3萬多畝,形成滿足交通隔離、游憩展示的特色森林景道,著力打造城景融合、風景如畫的生態長廊!包S河水鄉、生態齊河”已成為山東黃河文化精品旅游帶的重要驛站。

                        黃河流域概念就是要協同發展,而動力來源還是依靠城市群構建起黃河經濟的大盤。拓展到城市群的尺度則能打破行政邊界,合理分工,讓市場要素自然流動起來,從生態黃河到人文黃河、智慧黃河的打造,將不斷向創新驅動靠攏,也是濟南實現超級城市的未來趨勢所在。

                      濟南趵突泉。宋廣興 攝

                        河運相匯:“河運”即“國運”

                        河運既國運,在隋唐以前,黃河決定國運;在隋唐之后,大運河決定國運。如果沒有黃河流經山東,大運河就不會貫通南北。公元前484年,吳王夫差于今山東定陶東北開深溝引菏澤水東南流,入于泗水。使原來互不相通的江、淮、河、濟四瀆得以貫通,成為中原地區東西往來的主要航道,這是大運河山東段的肇始。

                        歷史上,既有京杭運河“借黃行運”的甜蜜期,也有為絕河患“黃運分離”的分手期。黃河與大運河的千年糾葛,也催生了兩大互通相連的水系網絡,匯聚人流、物流、信息流的內外交流。

                        向內看,黃河為隋唐大運河提供了原始水源,大運河的開通改變了中國大江大河的地理局限,成為中國古代經濟命脈;向外看,黃河是絲綢之路的上河流坐標及東西商業連接的轉乘點,與大運河共同構成了中國經濟體系穩定的重要支柱。

                        山東陸續出臺《大運河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規劃》《大運河(山東段)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實施方案》等打造大運河文化旅游示范區。以德州、聊城、泰安、濟寧、棗莊等運河沿線城市為節點,打造“魯風運河”文化旅游目的地品牌。其中,地處泛黃河流域地帶的運河重鎮臺兒莊,不僅再造了一個運河古城,而且以成為北運河及黃河故道流域一個名副其實的精品旅游目的地。

                      運河濕地風光 孔闖 攝

                        河花相映:綻放生態文明之花

                        荷花遍野,澤水而居,荷花的興盛與發展勾勒出中國古代歷史的興衰脈絡。牡丹栽培中心從唐代的長安,到北宋的洛陽,再到明清的曹州,實際上是一部大運河河道變遷史的縮影,而菏澤就位于當時中國經濟最發達的經濟帶上。

                        菏澤是黃河入魯第一市。黃河文化的多元包容性讓菏澤成為傳統文化資源聚集區。沿現行河道分布著牡丹傳說、堯的傳說、莊子傳說、魯西南鼓吹樂、商羊舞、大平調、山東琴書、佛漢拳、曹州面人、鄄城磚塑、魯西南織錦技藝國家級非遺項目12項,位居山東省之最。

                        以牡丹包裝菏澤城區,打造高品質牡丹花城。建立起“以花為媒,建花為景”的花城格局。整合曹州牡丹園、百花園、古今園、中國牡丹園、國花牡丹園等,以城區北部村落及其周邊空間為載體,凸顯菏澤“大田牡丹”的特色。以牡丹、水滸、非遺三大文旅品牌,建設黃河文化旅游體系,構建黃河文化旅游帶重要節點城市。

                        除菏澤的富貴牡丹之外,以“大明湖畔夏雨荷”為代表的荷花,也是黃河之畔浪漫與詩意的象征,成為癡情男女追尋的信物。無花就無果,作為中國農業大省,山東黃河流域豐饒的蔬菜瓜果,每一顆都是黃河水澆灌出的“生命之花”,通過先進的物流傳輸,撫慰著世人的味蕾。

                      菏澤曹州牡丹園。梁犇 攝

                        河魂相照:古今傳承的民族精神

                        黃河是古代中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的一條中軸線,而齊魯文化在中華文明源流上一直占據主流地位,泰山、孔子具有獨一無二的崇高地位,由儒家思想孕育的“仁義禮智信”人文主義精神內核鑄造了愛國主義精神、英雄氣節的精神、解放思想的精神以及自強不息的精神。

                        到了近代,以華北抗戰四大根據地之一的山東抗日根據地締造的紅色文化,再次與黃河文化交疊融匯,互促共進、并榮共生,塑造和詮釋了齊魯兒女鋼筋鐵骨的精神意志,淳樸厚道的博大胸襟,以及地域文化的恢弘氣勢,“紅色沂蒙”書寫著濃墨重彩的“民族魂”。

                        黃河與長城、運河同為中華民族重要文化標識。包括農耕文化、治黃文化、移民文化、農墾文化、航運文化、生態文化、民俗文化、紅色文化等文化內容,并與齊魯文化、泉水文化、泰山文化等山東地域文化交融在一起,讓山東黃河文化有了獨特魅力,堅定文化自信,打造黃河文創大“IP”,是構建黃河故事體系的時代語境表達。

                      黃河入?陲L光。侯賀良 攝

                        以歷史載體傳承文化內涵,以科技手段活化文化記憶,以邏輯順序系統梳理黃河文化價值,深刻地理解過去,才能坦然地走向未來。

                        在國家戰略層面,黃河是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精神家園。黃河的凝聚力、生命力、發展力以更深層、更持久的原動力構建著中華文明的高度和廣度。黃河在社會基礎層面,對于民生而言是一種社會理想,集聚著民間智慧的力量,真實地體現著中華大地上的人類改造命運,上下求索的勇氣與決心。

                        從關乎生存之本的黃河治理到生活范式的生態保護,黃河在中國的“心腹之地”魂歸故道,奔流入海。當歷史使命與時代革命融為一體,實現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是保護和傳承黃河文明的必然選擇,也正是因為如此,黃河文明才有可能在新時代語境與消費中,得以重塑與詮釋。

                        “好客山東”憑借“黃河入!钡牡乩韮瀯莺臀幕e淀,必將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交響樂”中,以“地處黃河下游,工作力爭上游”的堅定信念和創新實踐,奏響屬于山東的“黃河強音”!

                      文字來源:小榮說(作者:岑梅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