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國內新聞—正文
                      袁隆平之子談接棒:耐鹽堿稻畝產超千斤不是終點
                      2021年06月22日 09:59 來源:澎湃新聞

                        袁隆平之子接受澎湃專訪談接棒:耐鹽堿稻畝產超千斤不是終點

                        澎湃新聞記者 楊喆 岳懷讓 實習生 張瑋

                        袁隆平院士一生都在努力接近的夢想有了繼承人。

                        據《內蒙古日報》微信公眾號6月20日報道,6月18日,袁隆平之子、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副主任袁定陽接力父親夢想,來到興安盟袁隆平院士工作站,發布了“袁夢計劃”二期:將在“十四五”期間在興安盟的鹽堿地上種植耐鹽堿水稻20萬畝,幫助當地水稻種植戶實現收入翻番。

                        距離袁隆平院士逝世將近一個月,袁定陽子承父業,完成父親未竟的夢想。此事經媒體報道,引發了網友們的一致點贊。

                        6月21日,袁定陽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表示,在鹽堿地上種植耐鹽堿水稻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課題,雖然前期的試驗已取得了畝產超千斤的成績,但這不是終點。鑒于各地的生態環境的復雜性,未來團隊還將持續開展研究,努力將更加優良的耐鹽堿水稻的品種推向全國。

                        “‘袁夢計劃’父親一直親身參與”

                        2020年1月13日,袁隆平在三亞發布“袁夢計劃”,計劃在鹽堿地上種植水稻。這項技術既可改良鹽堿地和沙漠地區的生態環境,又可為沙漠地區的人口解決口糧問題,并實現種植戶收入翻番。

                        《內蒙古日報》上述報道稱,2019年,袁隆平院士工作站在興安盟科右中旗鹽堿地水稻種植基地種植的水稻,平均畝產達508.8公斤,超過了袁隆平提出的鹽堿地畝產300公斤以上的目標。

                        袁定陽告訴澎湃新聞,此前“袁夢計劃”父親一直親身參與。前不久,自己開始擔任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湖南雜交水稻研究中心)副主任,負責分管相關科研平臺,也得以有機會首次參與“袁夢計劃”。

                        據新華社報道,今年3月科技部批復同意支持湖南建設國家耐鹽堿水稻技術創新中心,由湖南雜交水稻研究中心牽頭,聯合多家高校和科研單位協同共建。

                        袁定陽表示,位于興安盟的試驗基地是較早開展耐鹽堿水稻品種試驗的。但在中國,很多地區都面臨著鹽堿地糧食種植的難題。為此,國家耐鹽堿水稻技術創新中心先后在內蒙古、黑龍江、海南、廣西等多地設立了分中心和試驗基地。

                        “‘袁夢計劃’不因父親逝世而終止”

                        5月22日13時07分,在長沙湘雅醫院,91歲的袁隆平永遠閉上了眼睛。

                        “父親的逝世是科學界的巨大損失,但‘袁夢計劃’沒有因此終止!痹枌ε炫刃侣劚硎,他和團隊的成員仍然會按照父親的初心和愿景努力開展科研活動,持續提高畝產,改良鹽堿地和沙漠地區的生態環境,帶動種植戶增收。

                        公開資料顯示,袁定陽1990年考入廣西大學農業專業,畢業后進入當時的湖南雜交水稻研究中心工作。1996年他考入湖南農業大學,攻讀遺傳育種學專業碩士學位。碩士畢業后,袁定陽又進入香港中文大學生物系繼續學習,研究分子生物學。

                        在袁隆平的三個兒子中,只有袁定陽選擇了農學,繼承他的衣缽。2012年袁定陽在接受《成都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相對于大哥、二哥選擇的金融、管理專業,他覺得農業科技更實在,更有成就感,“超級稻畝產從800公斤到926.6公斤,就是實際的東西!倍蔡寡,在父親的光環下自己倍感壓力。為了擺脫這種壓力,他就從遺傳育種開始學起,也像父親一樣,天天在稻田里一腳泥一腳水地踩著。

                        袁定陽對澎湃新聞表示,持續研究水稻雜種優勢、進一步提高畝產仍將是自己未來科研工作的重點!安荒軡M足現有的成績,育種是不斷發展的,產量和品質也是要持續提高的。這不可能一蹴而就,注定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作為一名聲望極高的科學家,袁隆平的離世引起了全國人民的痛悼與哀思。6月22日,袁隆平逝世滿一個月。袁定陽對澎湃新聞透露,目前,父親的安葬地點仍未最終確定。